目前日期文章:200908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拜阿木之賜,來到日本後總共參加了2次能樂的"欣賞"(?)。

第一次在東京涉谷觀世能樂堂,坐在表演廳的椅子上,吹著冷氣,聽著台上不曉得在鬼叫什麼的能樂表演,好幾次差點昏睡過去,要不是旁邊有個聒噪的婆婆。  下午被迫跟著阿木的老母去拜訪她朋友,不過那也是另一個痛苦的開始,2個老女人閒話家常,我在一旁也是差點昏睡過去。

エ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日本人的房子,真的不是住慣台灣鄉下大房子的我能夠適應的,我一直以為現在住的宿舍已經夠小夠窄了(全部面積才16坪),我在台北住的個人套房都有10坪,而且天花板高到不會撞到頭。

日本人很奇怪,他們是不歡迎客人到家裡來的民族,因為日本人有「禮尚往來」強迫症,這個送禮那個就一定要回禮,整個麻煩到了極點,所以來日後,除了我家的小宿舍,我還沒能有機會去日本人家裡做過客順便參觀別人的房子。

エ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